您现在的位置: 黑龙江作家网 > 作家动态

南派三叔:时间才是最珍贵的货币

来源:中国青年报 |  沈杰群

《盗墓笔记》的读者小到13岁,大到86岁,都会给南派三叔写信,大家最集中的诚挚问候就是一个:“你到底什么时候写完?”南派三叔收到的一封信是这样写的:“我已经86岁了,你再不写完我等不到了。”

接受南派三叔的“旧坑”未填,再挖“新坑”,理解偶像这些年起起落落的挣扎和不易,已然是他的读者“入坑必备”的一项基本心理素质。

其实在以前很长时间里,南派三叔自己都认为并不能写完属于《盗墓笔记》的故事。直到他创作《盗墓笔记 重启》前,盘算着心中尚有期许的故事时,才蓦然意识到,“有生之年《盗墓笔记》真的是可以写完的,而且一两年之内很快就会写完”。

无论眼下网文行业和影视行业走得有多快,每个人还是愿意等待身为作家的南派三叔,每多写一个字都是美好的。

2006年6月26日,头顶着一个ID为“218.109.112.*”的“马甲”,事业不算如意的外贸公司职员徐磊,在贴吧里轻轻踩下《盗墓笔记》的第一个脚印。“三叔”本来是活在徐磊笔下的一个虚拟人物,可就在命中注定的时刻骤然一跃而出,成为这个青年在聚光灯下的新代号。10余年过去,他出版了九册《盗墓笔记》、两册《大漠苍狼》,还有《怒江之战》和《沙海》。

“盗笔世界”成长为影视圈顶级炙手可热的IP。年轻一代读者或许都不太知道“徐磊”这个名字,但他们一定看得见“南派三叔”,仍对“吴邪”和“张起灵”的“十年之约”念念不忘。

最近,南派三叔现身“让好故事发光”微博动漫品牌战略发布会,现场抒发了很多对“IP”的感慨。如今IP的概念泛滥于街巷市面,而南派三叔始终是最有资格去谈论IP的人之一。

“我觉得人生有两种货币,一种叫金钱,另外一种货币叫时间。时间是我们人生最珍贵的货币,我们所拥有的一切东西都是用时间换来的。我有很多例子告诉大家,其实IP不需要钱也可以做出来,比如《盗墓笔记》做出来没花多少钱,但我们花了10多年的时间,十年如一日去做一件事情,时间就是我的生命,这对我来说是非常昂贵的。”

南派三叔说,最缺的不是金钱,他曾经尝试过巨额资金的融入。“我自己的公司有融资,会有用户产生,也会很快被很多人知道,被很多人接受,但做出来的东西只能叫知识产权,很难叫超级IP,从本质上说就不是我们真正想要的东西”。

南派三叔反复诉说着他往日与时间交手、磨合的细腻感悟。“只有那些你花了时间的,你跟别人一起共同成长的作品,最后才有机会成为超级IP”。

“《盗墓笔记》到现在这个程度也是,我们可以给杭州带来25万旅游的人流,实际上用了将近10多年的时间。”在他眼里,成功的小说IP所耗的过程,少则5年,多则10余年或更久。

《盗墓笔记》的追随者自称“稻米”,在他们心中,南派三叔创造的所有细节都值得认真惦记,甚至与现实产生联结。在《盗墓笔记》中,“2015年8月17日”是主人公吴邪和张起灵约定的日期——2005年8月17日,张起灵代替吴邪去长白山青铜门内守门,约定10年后的同一天吴邪去接他。

结果许许多多“稻米”,到了2015年8月,热情高昂地集体涌向长白山,为了南派三叔给两个虚拟人物亲笔写下的命运注脚。

让粉丝读小说都甘愿“跨次元”,“盗笔”IP终究长成了枝干齐全、能自动汲取他方营养的好模样。“从我个人的经验来说,我每一部小说写作时间在6个月左右,但我的修改时间会超过8个月”。

南派三叔一边精心浇灌自己的IP,一边观察、分析国内外经典IP的生长规律。

“一种类型是老牌IP的续集和翻拍。你能看到所有真正意义上的故事,或者认为是IP的东西,我可以很负责任地告诉你,他们要么是莎士比亚故事的各种翻版,要么就是在当时那个时代跟莎士比亚故事相关的再次创作。”南派三叔觉得,拿“莎士比亚式”的故事和其他时代背景相结合,就能产生很多新的好故事。

IP的第二种类型,是对于传统戏剧已一脉相承的模式进行创新和抵抗。“比如侦探小说,我们一般模式是有个人被杀了,那么谁是凶手?但侦探小说发展到后期,出现了新的类型,上来我就告诉你凶手是谁,你去思考他是怎么做的?到最后变成上来我就告诉你他是一个凶手,以及他是怎么做的,让你思考为什么要这样做?”

第三种类型,则是现实主义IP,是能引起人类真实情感共鸣,“完全突破了故事壁垒”的真实事件、引人深思的社会现象。“这些事件通过媒体不停地传播,传播度和记忆力是足够的,但是没有粉丝。没粉丝?没有关系,但凡发生这样的事情,最需要的是我们对社会的思考——这也是IP的组成部分,在美国这样的现实事件不便宜”。

南派三叔相信,真正让我们能够在那个时代留下深刻记忆的事件,在20年后同样可以留下深刻记忆,因此现实题材非常值得关注。

“我觉得,IP不仅在于玄幻小说、武侠小说,还包含真正有社会价值、社会意义,需要我们去总结、需要去书写的东西。”

相关阅读